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神奴小瑜的故事

神奴小瑜的故事

2016-09-22 06:37 PM作者:色姐姐,姐姐色,干姐姐,姐姐干,操姐姐,淫姐姐影院,色姐姐网

.
全球华人最大的援交女性息平台,就在兼职性息网:www.dgsn988.com,狼友们必备的打炮神器。


  (1 )神殿审判


  这世间是有神的。神也有神的法律,违背了神律的神会被打入人间受尽折磨苦难,直至永远。对於神的奴僕,
也是一样的,甚至会收到比神更残酷更久远的折磨。同时,神殿也会不定期的派出一名监刑使,下到凡间,以保证
让这些神或者神奴受到折磨永不翻身。


  小瑜就是其中的一个违反天条的奴僕,不过对於她来说,尝试这种经歷的也许是很乐意的,因為她天生便是一
个喜欢刺激的神奴。否则,她就不会身為最為大战神的性奴隶,却故意跑到战神的死对头暗夜女神那裡自动接受调
教,然後让战神知道,气得战神火冒三丈,要将她打入凡间!


  神殿前,战神全副战神铠甲,脚下一双黑色牛皮战靴,这双战靴正狠狠的碾在一个雪白的女体上,硕大的乳房
被战神强大的力量踩的变了形,娇小的身躯不停的颤抖挣扎,双手握在脚腕处拼命摇动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偶尔晃
动了一下,却是战神用更大的力量在另一个部位踩下去,引来更凄惨的叫声。


  「啊……求求您了主人,饶了我吧,我真不行了!」小瑜的乳房、肚子、下体甚至脸随著战神的脚不停的变成
各种形状,口中发出惨叫「啊……啊……不行了!」


  战神面目狰狞:「贱货,老子平时对你太仁慈了!老子知道你喜欢这个,这是最轻微的!还有这个!」瞬间,
战神的脸上罩上了一层淡金色,脚往小瑜的腹部踩去,这是战神诀发动的特征,战神竟然使用了在战场上对敌用的
武功。


  惨叫声嘎然中止,小瑜的嘴张到了极限,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双眼突出,几乎要脱框而出,胸部和膝盖都顶到
了战神的小腿上,双手已经不在紧紧握著战神的脚踝,而是无意识的在挥动著。几秒钟後,喉咙中发出嘶哑的咯咯
声,双眼反白,身体只剩下生理性的颤抖。


  「嘻嘻,你想要了她的命吗,别忘了,她是你的神奴,您可以惩罚她,丢弃她,但要消灭她的生命,却要经过
神殿的公审,你若私下杀了她,打入凡间的恐怕就是你了。」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却是暗夜女神带著她最得宠的
神奴冰霜来到了神殿。


  狂暴属火性的战神向来和阴柔属水性的暗夜女神不合,战神喜欢征服,无论是征服强大的敌人,还是美丽的神
间女奴。而暗夜女神却是神中的另类,她的神奴不像别的女神一样是英俊的男奴,而全部是美丽的女奴,这些女奴
在被暗夜调教之後,还全部服服帖帖心甘情愿的跟著这位女神,很享受的无法自拔。别的男神慑於战神强大的力量,
在女奴这件事上也不敢去捻战神的虎须,但暗夜却不管这一套,好几个战神看上的女奴都被暗夜抢先一步收為己用。
这让战神非常冒火,但却由於暗夜特殊的地位以及属性的相克,而无可奈何。背地裡早就不知想了多少次,把暗夜
按在胯下,狠狠的羞辱蹂躏一番,每想到这个的时候,战神的几个私宠都会被搞的死去活来却不明白主人為什麼会
有这麼大的劲头!


  聊以自慰的是,神间公认的最美丽性感的神奴小瑜被战神收為私宠,但不知是不是战神调教开发的过分了,小
瑜天生受虐淫荡的本性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最後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让战神大丢面子,怎麼能不冒火!


  战神冷哼一声,「老子的事情,那轮到你这骚货管,你是不是看著她被老子玩,你下面痒了,想让老子也踩踩
你呀!」话虽这麼说,但战神明白暗夜的话没说错,脚底一扬,小瑜被甩到空中,後背狠狠撞到了神殿支撑柱离地
2 、3 米的地方,然後像烂泥一般摔到地面!


  强烈的疼痛传遍小瑜的全身,口边淌著血,想爬起来却没有一点力气,烂泥般瘫在地面上,忍受著疼痛一波波
冲击著每一根末端神经。「咯……嗯……」在失去全身活动能力,每一根神经都被疼痛刺激著的无意识状态下,小
瑜的阴道裡却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身体也在疼痛和欢娱快感的双重夹击下不停的颤抖,喉中发出呻吟。


  暗夜缓步踱到小瑜身旁,起脚轻轻给小瑜翻了个身,踢开小瑜双腿,用高跟鞋捅了捅小瑜的阴道,轻笑著对
冰霜说:「你那两下也有进步麼,调教的不错,看这个小奴湿的。」接著哀怨一声,自言自语道:「还是我们女人
最了解女人啊。」


  「谢谢主人的夸奖。」冰霜面无表情。


  战神爆走了,暗夜不停的奚落和小瑜当眾表现出的淫荡让战神火冒三丈,右手金光一闪,三丈长的战神鞭已经
由能量匯成实体,直扫暗夜。暗夜却毫不惊慌,反而上前一步,媚笑道:「你打我吧,我喜欢被你打。」


  眼看神鞭已然及身,却如有生命般拐了个弯,实实在在的抽到了还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小瑜身上,鞭捎依次落在
双乳间腹部,最後狠狠地点到了淫水泛滥的阴道。「啊……」这声惨叫已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刚才还在不停抽搐的
小瑜竟被这一鞭抽的弹了起来,口中发出斯裂的惨叫,神志却由於这太强烈的疼痛变得清醒了。小瑜双手捂著下体,
跪著,脸贴到地面,屁股高高撅起,身体不停的颤抖,小便已然失禁了,滴滴答答的混著淫水从手指间漏下来。


  战神打完这一鞭後,忽然从爆走的状态中恢復过来,轻蔑的看了一眼暗夜:「你喜欢我打你,我偏不打,我為
什麼要让你舒服!」暗夜皱皱眉头:「你若再打她,她死了,你可真的要被贬入凡间了。」接著媚笑道:「那时我
就申请去做你的监刑使。」「骚货,就算到了凡间我也能Cao 爆了你!」


  二神正在斗嘴之际,钟声一响,神帝升殿了。神帝看到小瑜这等状况,也不禁皱了皱眉,审判开始了!


  罪行其实不用讨论,小瑜背叛欺骗主人战神,罪无可赦,但為什麼还要开这个审判会呢?其实在神界也很无聊
的,整天都无所事事,各神抱著自己的私宠荒淫无度,神奴们虽然有的被折磨、虐待、奸淫的很惨,但也没有谁会
起别的心思,尤其是犯天下之大不韪的叛主。说是有什麼贬到人间,但若真的神犯了法,走走後门送送礼,神神相
护,也没看到那个神被贬,无非就是暂时避避风头,躲到家裡欺负欺负女奴,别拋头露面罢了。


  至於神奴们,对自己的主人巴结还来不及,谁敢出去犯天条,以至很长时间眾神都快忘了有这麼一条神律。这
次小瑜的大胆行為可是万年难遇,加上小瑜又是艷名远扬的神奴,战神和暗夜的纠纷,顿时吸引了天界上上下下的
目光,这个审判会想不开都不行了。关键也是在於在会上要先对犯罪者进行羞辱审讯,再由眾神讨论如何处置。当
年小瑜被战神收為私奴的时候,不知有多少神扼腕长叹,嫉妒不已,这些神的性奴们也不知平白无故多挨了多少鞭
子。这次能有看小瑜被调教羞辱甚至决定小瑜命运的机会,十天九地十万神魔全部都来齐了,这情景只看得神帝也
暗暗叹气,心说应该给眾神找些事情做了!


  神帝挥挥手,意说让小瑜上前来,可小瑜此时的神经基本都麻痺了,除了疼还是疼,根本就看不到神帝。战神
在小瑜身边哼了一声,这声在小瑜耳中仿若炸了一个霹雷,神志顿时清醒,虽然还是疼痛难当,但也挣扎著,一手
捂著下体,一手撑著,撅著屁股向前慢慢爬去,淫水、尿液流了一路。战神非常不耐烦,脚正踢到小瑜撅著屁股
露出的阴道上,小瑜惨叫一声,扑到了神殿正中。


  神帝手一扬,小瑜四周升起了四根柱子,每根柱子上盘踞著一条巨蟒,蟒蛇尾一摆,分别缠住小瑜的四肢,将
小瑜最大限度的拉成了一个大字,小瑜顿时尖声惨叫,蛇头却同时在小瑜的乳房、下体等敏感部位蹭来蹭去,信子
也不停的舔,又让小瑜在惨叫声中传出了愉悦呻吟。


  小瑜被屈辱的捆著,平时只被战神玩弄的身体此时却被眾神肆意观赏,女性天生对爬虫类的恐惧让小瑜胃中一
阵阵的恶心,但却动弹不得。四肢传来剧痛,内脏仿佛都被压扁了,蛇信在敏感部位冰凉的刺激让小瑜一阵阵的搔
痒,小瑜竭力扭动著想让它们停止,但内心深处却希望它们能不顾一切的把硕大的头部狠狠的跻入阴道。那就太刺
激了,小瑜想,顿时浑身发软又洩身了!


  暗夜轻笑一声,「小瑜,你希望蛇头插入你的阴道吧,你想要就说出来啊。」


  眾神哗然,因為眾神都知道暗夜最大的技能就是读心术,这也造就了暗夜的特殊地位,谁都不想让暗夜在自己
身上用一下,甚至就算不用,暗夜随口说说,别人也半信半疑,自己解释起来就麻烦万倍。


  「不,没有,停下来,啊……」


  蟒蛇有灵性一般,信子舔的更厉害,同时还分泌出催情液体,让小瑜更加欲火中烧。


  「啊,不要,不行了,求求你们。」


  暗夜轻柔富有诱惑力的声音传遍大殿:「孩子,為什麼还苦苦忍耐,想要就说吗,你已经完了,你自己知道。」
暗夜好像也变成了一条蛇,诱惑亚当夏娃的那条。


  小瑜的阴道传来剧烈的骚痒,小瑜啊啊的叫著,意志在暗夜的「谆谆教导」下一点点的崩溃,终於痛哭著大喊
:「啊,不要,不行了,插我,插进来,求求你们,啊……」


  蛇头猛地插入,直顶到子宫,通过小瑜的肚子就看到硕大的蛇头在裡面蠕动。恐惧、疼痛、催情淫液的刺激、
当眾被虐并当眾被揭穿内心最深处想法的极度羞耻,让小瑜彻底崩溃,双眼迷离,嘴张的大大的,随著蛇的蠕动发
出啊啊的叫声。


  呈现在眾神面前的是这样一副香艷刺激的情景,最美丽的少女被捆成大字,下体被猛烈进攻,身体则伴随著强
大的插入力不停的被甩来甩去,长发随著身体飘舞,口中传出快乐并著痛苦的呻吟和惨叫,几尽半昏迷状态。不少
神都纷纷开始揉插起自己身边的私宠,大殿下顿时也一片娇喘。


  神帝也不禁哭笑不得,一方面為眾神的失态很冒火,另一方面也暗暗感叹这麼骚的性奴我怎麼就没碰上一个,
眼看了看战神,心说这个老粗真有福气,不过这个性奴也太爱被虐了点。既然这样,就让她到凡间受些最惨虐的
经歷吧。


  神帝挥挥手,说打住,蟒蛇和眾神都停止了运动,小瑜此时已说不出话来,嘴边掛著口涎,阴道还象是在被狠
插时那样一抖一抖的,大量淫水顺著大腿流下来,还混杂著一些殷红的血液。


  「眾爱卿,小瑜罪犯天条,理应打落凡间受苦,有谁有异议吗?」「没有没有……」


  战神更是已经被气的火冒三丈,大声说:「小瑜必须打落凡间,我来作她的监刑使,但我看暗夜勾引我的女奴,
是不是也应该被打落凡间!」


  暗夜清笑一声:「我可没勾引这骚货,是她自己跑到我的宫殿中求我调教她的,不信你问她。就算你说我有罪,
那按照神律,有人愿意替我顶罪,我就没事了。」


  「哼,贬下凡间这种事就算你的神奴都不会有人自愿替你顶的!」


  「我……我愿意……」微弱的声音传来,竟是小瑜。「什麼?」战神又要暴走了。因為根据神律,若是一个被
打落凡间的要在顶一份罪,那这人就会被加数倍的折磨,且永世不得反身。


  「嘻嘻,看著贱货骚的,在怎麼被玩儿也是活该。」暗夜说著手一指,一股万伏电压瞬间打到了小瑜的身上,
打出一个耀眼的电弧。


  「啊」的一声惨叫,小瑜浑身颤抖,口中却哆哆嗦嗦吐出一句话「谢谢主人的调教。」


  「好了,好了。」神帝制止了暴走的战神和变态的暗夜,问小瑜「你想好了,顶两份罪的结果。」


  抽空简单介绍一下凡间的情况,这个世界是个很復杂世界,每块大小不一的区域都有一位神来负责,当然想战
神和暗夜这种最高级别的神是统管全世界某一方面的。由於各神的性格技能甚至管理勤奋程度的不同,这是世界发
展的极不平均,有的地方高度文明,有的地方却还很荒蛮,有的发展科学,有的信奉魔法神力;物种也多种多样,
人类,异族,怪兽等等都存在於这空间中。後来為了防止世界的大混乱,神帝在各个区域间设置了屏障,以保证每
个区域内的发展基本平均和一致,所以在同一时间,可能这个区域内在进行冷兵器的搏斗,那个区域内却飞机大炮
打的不亦乐乎,另一个区域魔法战士在消灭淫兽,最後一个区域吸血鬼正大战人类!


  而将要被打落凡间的小瑜会拥有无穷的生命或者说轮回,身体即便只剩下了一个分子,就可以再生,思想却一
直存在。但是在一个生命没有截止之前,是和普通人一样的,比如被人砍掉了手脚,是不能马上再生的,除非被人
杀死,下一个轮回开始才能回復到一个完整的人,并被随机扔到某个区域。但再生也是有条件的,必须要有水,所
以若是把小瑜整个身体一直放在烈火中焚化,并保证一个分子都不露出的话,小瑜是不会再生,精神却一直是在忍
受烈火焚身的痛苦!


  小瑜仿佛没听见神帝的话似的,默不作声,这边暗夜和战神正為谁做小瑜的监刑使吵的不亦乐乎!神帝又问:
「你為什麼要顶罪呢?」


  小瑜突然爆发了:「神帝你这个糟老头,你知不知道你很唐僧啊!暗夜,战神,你们混蛋!其他那些人,你们
都来做我的监刑使啊,都来折磨我啊!老娘不怕,老娘就喜欢这样!你们够狠就打死我!* —¥# …% 」


  一连串的脏话骂出来,把眾神都骂了个狗血喷头,全愣住了!小瑜骂完後,觉得心裡的什麼东西突然碎了,开
始疯狂的大笑,完了,彻底的完了,我永世在不能超生,我冒犯了所有的神,我完了!


  从心底冒出的绝望和无助让小瑜变得疯狂,这些无助和绝望还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彻底绝望无助的感觉让
小瑜的下体又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我完了,我彻底完了,小瑜心中不断重復著这几个字!


  「哈哈哈哈哈……」神帝、战神、暗夜以及眾神却笑成了一片,「这个贱货,骚货,烂婊子……」无数最低级
肮脏下流的话传入了小瑜的耳朵,眾神蔑视的态度和羞辱击碎了小瑜心中最後的一点自尊,小瑜泪流满面,绝望痛
苦的发出了最後的呻吟。


  突然,寒光四射,眾神竟一起出手,将自己最得意的武技同时打到小瑜身上,瞬间,小瑜只觉得身体被撕碎成
无数个细胞,半句惨叫都没有喊出来,意识便消失了。以至在以後很长一段时间内,小瑜每想起这次的感觉都不寒
而栗,浑身颤抖,下体湿成一片。


  (2 )


  小瑜苏醒有了知觉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森林裡,浑身一丝不掛。她慢慢爬起来,拍了拍头,晕的要死,我这是
在哪裡,小瑜拼命回忆,半天,才想起神殿上发生的一切。


  既然已经到了凡间,就认命吧,或者说慢慢享受吧。小瑜叹了口气,开始幻想会遇到什麼遭遇,被人还是什麼
怪物LJ折磨,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惧带来的刺激,让小瑜极為兴奋,下体又湿了,手也情不自禁开始揉自己的阴蒂,
喉中发出呻吟,手指也开始在阴道裡抽插,刚插了几下,小瑜就感到了阴道裡那层薄薄的膜。天那,太夸张了,我
竟还是个处女,小瑜也惊诧不已,还是别搞了,就算做妓女这样头一次也能多挣些啊!


  小瑜停了下来,分辨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向一个方向走去。由於脚是赤裸的,地上的碎石断枝不停的刺激著小
瑜的嫩足,刺痛让小瑜娇喘连连,下体也流出了淫水,小瑜现在就想找个男人狠狠的干自己一顿。走了一段路,林
中闪出一片空地,却是一幅香艷的画面,一个年轻的女子,浑身赤裸,正被三个男人蹂躏。一个强壮男人半躺在地
上,後背靠著树,女子也半躺在他怀裡,双手被捆到後背,jj正在肛门裡抽插,另一个身材瘦瘦的男子在前面进攻
女子的阴道,另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子却微笑蹲在地上,著拿著一根羽毛,轻拂著女子的腋下,乳房等处。女子被干
的痛苦不堪,大声惨叫,但羽毛的不停骚扰却让这女子在被QB的痛苦中搔痒难当,所以惨叫声中还时不时夹杂著咯
咯笑声,这更让这女子难以忍受。


  小瑜看到这一切,下面早就泛滥成灾,真想代替那女人,小瑜只有著一个想法。我要救她,小瑜暗下决心。若
是此时暗夜在场,又会不屑的说:少给自己贴金了,说救她,你到有哪个本事,还不是给自己找个理由好被男人抓
住玩弄,骚货!


  小瑜捡起根棍子,慢慢走了过去,4 人正搞的入迷,竟谁也没有发现。本来坐著的强壮男能看到的,但瘦男恰
好挡住了他的视线,待他发现不妙的时候,小瑜已经左右开弓,啪啪两下把瘦男和斯文男打的倒到一旁,两人两声
惨叫,捂住了脑袋。强壮男把女子一把推开,待要起身,小瑜早算好了他的动作,棍子往前一甩,正戳到还直挺挺
立著的jj上。强壮男顿时大叫一声捂住下体,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小瑜拉起女子就跑,两个雪白的肉体在森林中扭动。这三个笨蛋,我打得不重啊,怎麼还追不上来,淫荡的小
瑜虽跑著心裡却暗暗在期盼。没跑出20米,後面瘦男和斯文男便如小瑜所愿的追了上来。女子被绑著双手跑不快,
小瑜装成大义凛然的样子说:「我引开他们。」说完不管女子的意见把女子往边上的草丛裡一推,正把女子掩住,
自己却朝另一个方向逃去,边逃还大喊救命,生怕别人不知道她逃到了这裡.


  两男果然追了过来,小瑜跑著遇上一个4 ,5 米的小斜坡,小瑜顺著斜坡一下滑了下来,但斜坡下正对著小瑜
的一棵树的根部竟斜斜长出一段根枝,好像男根一般,小瑜还不偏不斜正戳到两腿间,啊的一声惨叫,毫无润滑,
粗糙木根的强力插入让小瑜痛不欲生,殷红的血顿时流了出来,我竟这麼被破处了,小瑜边想边拼命想挣扎出来,
但下面好像被镶住一样,一动不能动。这时两男也赶到了,看到小瑜的狼狈,都哈哈大笑起来。


  小瑜的双手拼命挡著胸部和下体等部位,但这种无意义的动作只能让小瑜看起来更诱人。「帮帮我!啊……痛
啊」


  「小骚货,让你跑,你再跑啊。」瘦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抓起小瑜的头发就是两个嘴巴。斯文男却硬起小
瑜拼命捂著下体的手,专心致志的死盯著小瑜被木根插入的阴道,另一支手还在阴道口轻轻抹开流出血液,脸上一
副陶醉的神情,对小瑜说:「噢……,美女,你求我啊……噢……」


  小瑜下体被插的极痛,却还被著两个变态男蹂躏,忍不住大叫:「求求你们,救救我,让我做什麼都行,拉我
出来,把我怎麼样都行,快些,求你们……」嘴裡说著低贱的话,阴道裡却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借著淫水的润滑,
两男把小瑜「拔」了出来。瘦男一只手把小瑜的两只手拉到小瑜身後,另一只探到小瑜身前,肆意揉搓小瑜的大乳
房。斯文男蹲在小瑜身前,把小瑜大腿分开,专心致志的研究起小瑜的阴道。


  小瑜被瘦男的揉的浑身发烫,下面却劈开大腿让一个陌生男人肆意玩弄自己最隐私的部位,心中的羞耻和身体
上的刺激让小瑜不停呻吟,淫荡的叫声更刺激了两男的兽欲。「她居然是处女,下面刚被捅破了,阴道没伤口。」
斯文男宣布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啊哈哈哈哈,小婊子,喜欢被树QJ,真够骚的啊,啊哈哈哈。」瘦男狂笑。


  瘦男从棵树上拽下两根树籐,让小瑜像狗一样趴下,把一根打个圈拴到小瑜的脖子上,在从小瑜身前向後拉,
在阴道的位置打上一个结,死死顶住阴道,多於部分从背後拉回到脖子,绕过拴在脖子上的那个圈,死命收紧,打
上个死扣,勒的小瑜直翻白眼,阴道也被顶的生疼。


  瘦男抓著树籐多余的部分,牵著小瑜往来路爬去。小瑜呼吸不畅,每爬一步都非常痛苦,阴道被粗糙的树籐磨
的极痛,痛的连淫水都不流了。斯文男却还嫌小瑜爬的太慢,用另一根籐条对著小瑜肥硕的屁股狠命抽了下去,小
瑜被勒的发不出惨叫,随著籐条的落下,喉中发出咯咯的响声,已不像是人类的呻吟。小瑜的大脑已经开始缺氧了,
视觉变得模糊,身体机械的向前爬去,屁股被斯文男抽的全是血痕,似乎都感觉不到疼了,阴道又开始大量分泌淫
水,几乎浸透了树籐. 好漫长的一段路,快到空地的时候,小瑜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手脚在做机械般的生理运
动,最後5 、6 米,甚至就是被瘦男拖著过去的。


  当瘦男割开小瑜脖子上的树籐,小瑜呼吸到第一口顺畅空气的时候,小瑜洩身了,仿佛从地狱回到了人世间。
随著视觉的清晰,小瑜看到那个女子也已经被抓回来了,此时手已经被解开,正撅著屁股趴在地上给坐在一块青石
上的强壮男口交。那女子回头看到小瑜,忽然站起来,快步走到小瑜身边,抓起小瑜的头发,左右开弓给了小瑜四
个大嘴巴,边打边骂:「你这骚货敢推我!疼死老娘了!」接著脚对著小瑜的下体狠命一踢,小瑜惨叫一声,双
手捂著下体,头发虽被抓著,也拼命翻滚,这时瘦男和斯文男各抓小瑜的一只手,往左右一分,可怜小瑜那裡有他
们力气大,下体顿时又暴露出来,这女子对著小瑜的下体又是三脚,小瑜心裡拼命想躲开,但大腿却不听大脑指挥
般的很配合的张开,好像就想让脚踹正似的,这三脚正正的踹到了小瑜的下体上。这太刺激了,小瑜嘴巴长的大大
的,喉咙咯咯做响,脸色变得苍白,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但下体却又一次淫水泛滥。「敢打我老公的命根子,老
娘踹烂了你!呸!」那女人骂著,一口脓痰正吐到小瑜张大的嘴裡.


  小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女人居然不是被QJ,而是四人在这裡乱交,自己还多管閒事要救人。真是荒
谬。女人骂完了,抓著小瑜的头发拖到强壮男身下,按著小瑜的脑袋把jj插到了小瑜的嘴裡. 「你不是想凑热闹吗,
给我老公好好舔,骚货,舔不好活埋了你!」强壮男粗大的jj直顶到小瑜的喉咙,捅的小瑜喉咙一痒,就要吐,这
时粗壮男两只脚分别踩住小瑜的两只手,直踩到泥土裡,手抓著小瑜的头往怀裡一用力,粗大的jj直接插进了小瑜
的喉管,小瑜胃裡反上来的酸水被一顶一呛,直接从鼻子裡喷了出来。小瑜双手无法动弹,喉咙几乎无法呼吸,鼻
子也呛了,被干的直翻白眼。


  小瑜心裡此时却升起了熟悉的感觉,被虐待QB的快感让小瑜浑身打颤,下体也分泌出大量的淫液。那女子伸手
摸了摸小瑜的阴道,怪声怪气的说到:「这个小贱货,想男人了,你们还不跟著凑凑热闹。」瘦男忙应一声,说道
:「小三儿说这还是个雏儿,赶上个不容易,我还是来我的调调!」说著走到小瑜身後,探手在小瑜的阴道狠狠的
摸了一吧,手上顿时沾了很多淫水,瘦男把淫水先在自己的jj上抹了抹,又在小瑜的肛门上抹了一些,然後把著小
瑜的屁股用力一插,jj顿时深深的插入了小瑜的肛门。


  小瑜在瘦男往肛门上抹淫水的时候就心叫不好,等插入的时候,虽然心裡已经有了准备,但出乎想象的剧痛还
是让小瑜痛的面目扭曲,泪流满面。虽然小瑜早早就被战神调教了无数次了,什麼变态残忍的折磨都没少受,但现
在小瑜是个新的身体,刚刚让树枝夺去了贞Cao ,这会後挺又被开了,心理上虽能承受但生理上却无法忍受。小瑜
只觉得瘦男的jj虽不如强壮男的大,但是却坚硬如铁,在肛门裡抽插,好像铁棍在拼命的捅一样,比口交还难受万
倍。随著瘦男的抽插,小瑜嘴裡发出呜呜的痛苦呻吟,前後夹击,小瑜觉得自己快被干死了!


  强壮男先射精了,大量腥臭的精液涌入小瑜的喉咙,小瑜被呛的直咳,不少精液直接从鼻子裡咳了出来。瘦男
却好像刚开始那样,强度和力度没有丝毫的减弱,小瑜痛苦的趴在地上,屁股撅的高高的,尖声惨叫,粉嫩的肛门
已经撕裂,但小瑜的手不自觉的却摸向了自己的阴道,随著瘦男的抽插狠命的揉起来。太丢人了,我怎麼这麼淫荡,
被QJ却还这样,小瑜边摸著边痛苦的想。羞耻心和内心深处渴望的矛盾,以及身体的痛苦和愉悦,让小瑜快崩溃了!


  「哈哈哈」几人看到小瑜的动作都大笑起来,小瑜听著眾人的笑声,在极度耻辱中终於洩身了,一下子浑身无
力,快瘫到了。这时瘦男也射了,松开了小瑜,失去支撑的小瑜一下子瘫在地上,极度疲劳,一动也动不了,精液
混著血丝从肛门中流出来,下体湿成一片,淫水沾满了大腿,脸上嘴裡全都是精液,头上身上沾满了泥土,极其肮
脏。


  那女人还不放过小瑜,抓起小瑜的头发说到:「赏你的精液你还敢吐出来」,边说边抓著小瑜的头发把小瑜的
脸当作抹布似的在地上蹭,把从小瑜嘴裡,肛门裡流出来的混著血液还有泥土的精液全蹭到了小瑜的脸上和嘴上。
小瑜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死人般的任由女人摆布。


  四人开始商量下一步。「这骚货怎麼处置」,「活埋了她!」,小瑜耳朵还是在听著的,听到说要被活埋,不
禁又是一阵颤抖,恐惧让下体又分泌了不少淫水,心中却隐隐泛起了一阵渴望。「别呀,这麼骚的娘们带回去慢慢
玩啊,玩够了在把她处理了。」「我觉得也是,杀了太可惜了,带回去,还可以调教成性奴隶,让她去卖,换钱咱
们大伙享乐啊。」「我看这骚货不用调教,天生就他妈是个贱种,就喜欢被人玩,带回去最不济还可以把她在黑市
上贩卖了。」「对对,怎麼处理她不行啊,这骚货还有些用处,骚得很,你们没看她下面又流水了吗。」


  四人商量一通,最後决定把小瑜带走,瘦男和斯文男一人抓起小瑜一条腿,就那麼拖著向前走去,走了一段,
出现了一辆汽车,四人把小瑜手捆到背後,嘴用口赛堵住,抓起两个大号的按摩棒,开动插到小瑜的肛门和阴道裡,
在穿上一个贞Cao 带,锁住,两个棒棒就开始在裡面肆虐。然後把腿狠命向後弯起,和手紧紧捆到了一起,小瑜整
个身体就成了一个弓型,最後用很细的鱼线再小瑜的丰乳上缠了好几圈,两个男人一边一个拼命的收紧,勒的原本
就硕大的乳房更加突出。


  小瑜觉的手脚都开始抽筋,却一动都动不了,刚被残忍虐待的下体和肛门又开始剧烈的疼痛和搔痒,但却控制
不住淫水大量的分泌,口水不断滴下,口干舌燥,乳房几乎跟要撕裂了似的。


  完成这一切,四人把小瑜的眼睛蒙上,往後备箱裡一扔,开著车扬长而去。


  (3 )地牢


  身体上的折磨让小瑜痛苦不堪,汽车在崎岖的道路上颠来颠去,极度的疲惫和无法忍耐的疼痛让小瑜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小瑜恢復了知觉,发现自己跪著,身体探向前方,脸几乎贴到地面,只能勉强起头来,两个胳膊
向後,臂弯处掛在一个横桿上,被牢牢固定住,横桿离地面很近,两端固定在墙上,双腿被分的很开,被固定在地
面的脚铐铐住,屁股高高撅起。阴蒂上夹著一个木夹子,上面掛著一串砝码,把阴蒂狠命往下拉。乳头上则是两个
狼牙夹,铁齿咬陷在肉裡,渗出点点殷红的血珠。


  小瑜强忍住疼痛,勉强起头来,观察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地下室改成的地牢,二十多平米,皮鞭木马链铐
等等一应俱全。脚步声传来,小瑜忙低下头,装作还没苏醒,三男一女拿著好多吃的喝的走了下来。四人看到小瑜
好像还没苏醒,便自己边聊边吃喝起来。小瑜听了一阵,大致知道了这几个人。强壮男叫强哥,是几个人的头头;
那女的是强哥的姘头,喜欢被男人玩,还喜欢虐到女人,另外两个人都叫她艷姐;瘦的那个叫瘦狼,斯文那个都叫
他小三。这几个人都是混混,无恶不做,贩毒贩卖人口组织卖淫等等,而且都淫乱无比,那天就是四人特意到野外
去野合,阴差阳错的把小瑜给卷了进来。


  喝了会儿酒,强哥跪到小瑜身後,往手上吐了口吐沫,在jj上抹了抹,拍了拍小瑜撅的高高的屁股,把木夹取
下,腰一挺,狠狠的插进了小瑜的阴道。小瑜醒了半天,身体上的刺激早就让阴道早就淫水泛滥了,一点阻碍都没
有,强哥的大jj直捅到子宫。小瑜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在也没法装晕了,强烈的冲击让小瑜身体乱颤,头扬的高高
的,张著嘴,只剩下啊啊的惨叫。瘦狼这时也跪到小瑜身前,抓著小瑜的头发,坚硬如铁的jj也开始在小瑜的嘴裡
抽插,小瑜啊啊的惨叫声变成了呜呜的呻吟。


  前後的夹击让小瑜感到极其刺激,痛苦夹杂著快感让小瑜飘飘欲仙。永远都这样就好了,小瑜神志开始迷离,
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淫乱的QJ中,享受著被奸虐的快感。身体和口舌也开始配合起来,随著瘦狼的插动拼命嚅吸起来,
屁股也一挺一送的,配合著强哥的奸淫。强哥和瘦狼都是此道中的高手,顿时也更兴奋,心说这个骚货真TMD 够荡!
搞了好久,小瑜极度虚弱的身体终於支撑不住,又晕了过去。但奸淫却没有停止,一具没有知觉的女体,在两个男
人的夹击中晃动,口水顺著嘴边流下,下体颤抖著在生理性的分泌著淫水,乳房被一双大手捏成各种形状,长发早
就被汗水打湿,散乱的贴在脸上、身上,说不出凄惨。


  两个男人发洩完性欲之後,都回到桌边喝酒。艷姐早看小瑜不爽了,这时站起身,从墙上取了一条长鞭,沾了
点水,没头没脑的冲小瑜身上抽了下去。第一鞭就让小瑜醒来了,接下来的几鞭子让小瑜彻底清醒,顿时惨叫连连
「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饶了我吧,让我做什麼都行,别打了,啊……」


  大概打了二十几鞭,艷姐也累得够呛,小瑜早就翻了白眼了,嘴张的大大的,死鱼般的在呼吸。心底受虐的欲
望却如潮水般的冲击著小瑜的大脑,小瑜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QJ,又被绑架,在这麼被人玩弄折磨,都是自己找
的,真是好贱,太下贱了,这不正是自己追求的吗。一个声音说,受不了了,要被打死了,求求神啊,让这一切停
止吧,放过我吧,饶恕我吧;另一个声音却说,不要停,不要停,打死我干死我吧。两个声音在小瑜脑海中缠绕,
矛盾的心理让小瑜崩溃了,下体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仰起头,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啊……」


  四人看到小瑜痛苦的样子,都哈哈大笑。小瑜浑身被捆著,只有头能活动一点,勉强的上下点动,好像给四人
磕头一般,嘴裡不停地说道:「饶了我,饶了我……」


  「饶你?是不是不想我们在折磨你了?」


  小瑜愣了一下,一个「是」字到了嘴边却怎麼也说不出来,仿佛说了这个字就会得到解脱一样,虽然小瑜也知
道这是不可能的。小瑜内心深处的欲望让小瑜怎麼也说不出来这个「是」字,但总不能说不是吧,所以小瑜只好矛
盾痛苦的摇著头,口中无意义的反復说著「不要,不要……」


  斯斯文文的小三戴著副眼镜,镜片後目光闪动,好像把小瑜看透了似的。站起身,出乎小瑜的意料,竟然把小
瑜身上的束缚解开了,然後回到座位,嘴角泛起奸笑,对小瑜鉤鉤手,让小瑜过来。小瑜正卧在地上活动著麻木的
手脚,看到小三这付表情,竟从内心升起了莫名的恐惧,这种恐惧的感觉比小瑜被LJ被鞭打时的感觉还厉害的多。


  小瑜惊恐的睁著大眼睛看著几人,勉强起身,四肢著地爬到小三面前,小三开始问话了。


  「叫什麼名字」


  「小瑜」


  「从哪来?」


  「乡下来的。」


  「这裡是S 市,如果你没身份证明的话,是要被抓去坐牢的。要不我把你送到警局去,你还可以告我们QJ!」


  「不要,求求你们,我不会告你们的,你们别杀我就行。」小瑜装做一副很惊恐的样子,其实去不去警局对小
瑜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小瑜还不知道警局的恐怖。


  小三又问了一些,譬如在树林裡為什麼没穿衣服,怎麼来的等等。小瑜一边被另两个男人调戏般的骚扰著,一
边含含糊糊的应付了过去。「小三,问那麼多干嘛,关她是怎麼回事,现在在大爷手上,玩就完了嘛。」强哥很不
耐烦的说。「小三,用用这骚货,嘴巴还不错。」瘦狼也在边上添油加醋。


  小瑜认命了,被奸淫是肯定的事,必然发生的事情也只能认命。小三脱了裤子,小瑜的眼睛就瞪圆了,别看小
三斯斯文文的,jj竟然出奇的大,另两个男人的居然还比不过他。「啊,不要,太大了,太大了……」小瑜惊恐般
的往後躲去,却被小三一把抓住头发,脸朝上按在地上,开始奸淫。硕大JJ直捅到子宫,几乎把阴道撑到了最大。
小三的力气也出奇的大,小瑜被按著竟然一点都挣扎不动,也可能是太虚弱,被搞的直翻白眼,口中只是啊啊的叫
著。这时艷姐一屁股坐到了小瑜的脸上,把阴道对著小瑜的嘴,命令小瑜舔。小瑜嘴被阴道堵著,鼻子也被压著,
几乎不能呼吸,却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头,开始拼命的舔起来,骚臭的味道直冲小瑜的喉咙,让小瑜一阵阵的恶心,
被男人K 还要伺候这个肮脏的女人,小瑜快不行了。但这种感觉却让小瑜心裡升起了那种渴望的感觉,顿时洩身了,
同时缺氧让神志也开始迷糊了,只是本能的迎合著jj,疯狂的舔著女人的下体,一次次的洩身。


  男人也感觉到了小瑜的状态,更加狠劲的K 起来,一阵冲刺之後,吼叫著把精液射了出来,双手抓住小瑜的双
乳,直掐出十个指甲印。女人同时奸笑著把一泡骚尿尿了出来,直灌到小瑜的嘴裡. 小瑜极度恶心,下体被冲击,
双乳剧痛,三重的刺激让小瑜又一次洩身,达到了身体快乐的极至,随著飘飘的感觉,又一次的失去了知觉。


  (4 )转机


  艷姐抽了半支烟,眼睛忽的眯了起来,射出残忍的光芒。她嘴上叼著烟,拿起一圈胶带,把小瑜的手臂拉到後
面,由手腕处开始缠起,把两个胳膊紧紧地缠到了一起,然後让小瑜把手攥成拳,也用胶带缠了起来,取出一个单
手缚套,套了上去,并用皮带扣紧。然後又取出一根粗麻绳,在小瑜的脖子上套了一个脖套,另一端甩过房顶上的
一个吊环,垂下後拴到一台摇缆机上。


  「要吊死我吗?」小瑜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心裡想到。不过就是有力气小瑜也不想反抗,随她便吧,反抗
也没用,这是命运。


  艷姐开始摇动摇桿,绳子慢慢的收紧,B 著小瑜挣扎著站了起来,然後又翘起了脚尖,勉强才能挨著地面。绳
子这时候停了下来,小瑜被勒的极痛,脚尖勉强支撑著身体,看著燕姐走到面前,狠狠地对她说到:「臭婊子,下
地狱吧!」说完把烟头在小瑜的乳房上狠狠地按了下去,「呲」的一声,伴随著烧焦的糊臭味儿!被吊著的女体一
阵颤抖,却发不出惨叫。


  绳子猛的又上升了一段,小瑜双脚顿时离地。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颈下,痛苦难当。自由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开始
乱蹬起来,妄想找到一个支撑点,但却是徒劳的努力,反而使脖子被勒的更难受。渐渐的,女体的挣扎缓慢了下来,
变成了颤抖,小瑜双眼直往上翻,舌头也吐了出来,口水顺著嘴边流了一身。此时的小瑜,只觉得脖子已经断了,
根本无法呼吸到一丝空气,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想到自己悲惨的命运,想到
自己来到这世上即被蹂躏被虐杀,一种无助的凄惨感觉让小瑜又一次兴奋了,下体一热,不但是淫水,连著尿液一
起涌了出来,濒临死亡的小瑜失禁了。


  小瑜在死亡的边缘游荡,恍惚中看到地牢的门打开,进来四个黑衣人,為首的竟是小三,艷姐的脸色顿时变得
很恐惧,还有些惊讶。两个黑衣人上去把艷姐抓起来拖了出去,小三却饶有兴致的站在小瑜面前,看著小瑜。小瑜
的眼前渐渐发黑了,似乎要达到极限的时候,绳子断了。小瑜摔倒在地上,顿时昏了过去,最後一个念头就是:「
我没有死。」


  另两个黑衣人把小瑜装到了一个麻袋裡,了出去,扔到了一辆车的後备箱裡. 小三上了另一辆车,两辆车扬
长而去。


  等小瑜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另一间地牢裡了,自己靠在墙角,手虽然还被困著,但是脚却是自由的。
地牢裡还有很多人,坐在上手的是一个老者,一付儒雅风范,边上垂首站立一人,竟是小三,他脸上已没有那种淫
邪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肃容,四周围还站了几名黑衣大汉。他们面前跪著三个人,竟然是强哥、瘦郎和艷
姐,正不住地向老者磕头求饶。


  小瑜听了一会儿,大致明白了怎麼回事。原来这是竟是本市,也就是X 市最大帮会龙帮的总部。老者陈如就是
现任的当家人,小三原名陈三,是老者的孙子,也是龙帮的二号人物,强哥、瘦郎和艷姐原是龙帮外围的混混,因
强哥有几分才干,逐渐被提拔到中层上来,但忽有传言说艷姐是X 市另一大帮派竹盟的间谍,已然说服强哥投靠竹
盟,并作為卧底在龙帮打探消息。陈如正好从国外召回了陈三,准备让其接替自己的事业,便乘此机会让陈三亲自
出马,去查清此事。陈三便混入三人小组中,查清此事。正好在发难之际,顺便救下了小瑜。


  陈如任凭其三人哀求,默不作声。陈三这时说话了:「阿强,若你能悔改,并帮助我们,我看你这次叛变对我
们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明白吗?」「明白,明白。」强哥思索片刻,顿时明白了陈三的意思,瘦狼也连连
点头。「吴枫,这件事情你去办。」陈三转头像一个黑衣人吩咐道。「明白,少爷。」吴枫向强哥瘦狼一招手,往
外走去,另两人赶忙连滚带爬的跟了上去。陈三这时走上前一步,拍了拍强哥的肩膀,说道:「强哥,好好干,我
们是兄弟嘛,小弟我最佩服你了。」脸上露出一次冷笑。强哥顿时打了一个冷颤,连忙不道:「是是,少爷,你
饶我这次,我不会让你失望了。」


  三人走後,默不作声的陈如说话了:「恩威并举,不错。细节处还要再多想想。」说完,起身往外走,侧头看
了一眼小瑜,又接著到:「凡事要适度,腻了就让她去香楼吧。」


  陈三微笑著送走了爷爷,回来看著仍然跪著的艷姐和墙角的小瑜。「刘艷,你还有什麼说的吗?」


  「小三,澳,不不,三爷,饶了我吧,看在我伺候过您的份上,我再也不干了,我离开X 市,再不出现了。」
艷姐连声求饶。陈三根本就不理她,看著小瑜,勾了勾手,小瑜忙知机的跪了起来,手虽捆著,还是用膝盖跪爬到
陈三跟前。


  陈三解开了裤子,掏出巨棍,小瑜连忙跪前一步,拼命的舔了起来,一股臊臭薰的小瑜几欲作呕,但也只能忍
耐。见识了陈三的势力後,未来的不确定性让小瑜恐惧,小瑜只想也只能做好目前的事,希望能伺候好陈三,让自
己的未来不那麼悲惨。


  陈三一挥手,两个黑衣人上来把艷姐抓起来带到一台机器旁边,这台机器可以把女人的手脚固定,通过调整机
器让女人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让别人玩弄,自身带有两个可更换尺寸的按摩棒,就是一台女人的刑具。艷姐被固
定在上面,两个大号的按摩棒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下插入了下体的两个孔洞,刘艷顿时疼得冷汗直流,等到开始运动
的时候,更是惨呼不断。凄惨的叫声让小瑜听的阵阵的心寒,赶紧加快了动作,好让陈三更舒服一些。但慢慢的,
刘艷的惨叫和口中的臊味儿竟刺激起了小瑜性欲,下体也变得湿漉漉的了。陈三一阵抖动,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小瑜
的嘴裡. 挥了挥手,手下人关了机器,刘艷停止了挣扎,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陈三看著小瑜,眼中又露出了淫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