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表舅妈和我

表舅妈和我

2016-09-22 04:23 PM作者:色姐姐,姐姐色,干姐姐,姐姐干,操姐姐,淫姐姐影院,色姐姐网

.
  表舅妈是一名职业妇女,在一间小贸易公司上班。我的表舅在他们婚後的第七年就因为生肺癌而去世了,据说
是抽烟的祸害。留下寂寞的表舅妈和当年仅五岁的女儿。表舅妈母兼父职非常辛苦,好在女儿小云乖巧又体贴。然
而,有一些事情是身为小孩的她无法安慰母亲的。


  记得我在十岁那年,也即是小云八岁的时後,由於住得很近,经常放学後就跑到她们家去玩,而就在这一年里,
发生了这令我一生难忘的事件……这一天,近黄昏时刻,由於公司的庆典,表舅妈在庆祝後就提早回家来。一进家
门,却被眼前的情景给吓着了!只见小云躺在地毯上,小裤子竟已褪到小腿上,脚举得高高的。我则跪坐在小云的
双腿之间,手里拿着妈妈刚买给我的玩具听诊器,在她的小腹上来回地听着。


  表舅妈吓了一大跳,生气的走过来打了我一巴掌,问我们在做什麽?又问我们林婆在哪儿?


  我摸着被打得发热的脸蛋,红着双眼、嘟着小嘴不语。小云则拿了林婆留下的字条递交给了表舅妈说道:「林
婆的家里头出了事,跑回家去了。现在我正和阿庆哥哥在玩医生和病人的游戏。」表舅妈看了字条,知道雇来看家
和照顾小云的林婆因为家里有事,小儿子出了小小车祸,得到医院去看看。天下父母心,表舅妈又怎会不了解林婆
的心情呢!


  听了小云的话之後,表舅妈才稍为放心的自语着:「唉,我怎麽会这样呢!他们只是小孩罢了……我……我怎
麽会想到……那种事情上去呢?」表舅妈立刻跟我道歉,并温柔的抚摸着打我右边的小脸说道:「舅妈没打疼你吧?
啊哟,真是对不起啊!舅妈不是有意的,以後别在和小云玩这样的游戏了,对小云不太好啊!」说着又把她漂亮嫩
滑的脸紧靠着我的脸,微微的揉擦着……我虽然不明白有什麽不好,但见她急红了眼的怜悯样子,我一肚子的气竟
突然全都没了,反而安慰表舅妈说我没事,还说是自己做错,惹舅妈生气!


  「来,今晚就在舅妈家过夜,让我准备一顿丰富的晚餐,好好的跟你道个歉。明天是周末,我带你和小云出去
玩……」表舅妈亏欠的说着,并打了电话通知我母亲今晚留我在她家住。


  丰富的晚饭後,我和小云便在电视上玩着电动游戏。表舅妈洗完碗碟後,便去洗澡了。她过後换了一件宽松的
衣服,坐到沙发上开始看着报纸。才刚过九点时,表舅妈便催促我们早点儿上床,明天一早会带我们去游乐园玩。


  因为感到一阵尿意,我在十一点左右自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带着睡意的走出客房,步入到厕所,往马桶里尿
尿着……「咦,阿庆,怎麽醒来了?哦!是尿尿啊!」表舅妈竟然站在厕所门前,关怀说道。


  我还来不及滴乾小弟弟,便急忙拉上裤子,想跑回房里。说真的,我心中一直还因为刚才的事情而感到不自在。


  「来,阿庆,到我房里来,舅妈刚刚弄了一些热牛奶,我给你盛一杯喝喝,会帮助你入睡的……」表舅妈温柔
说道。


  走进她房里时,心中有点紧张,两只手不自觉的褶弄着自己的睡衣下角。我看见表舅妈的床上竟放着我那只听
诊器。心跳不知道为何竟快了起来,心里怔了一下。


  表舅妈这时递了杯热牛奶给我,我马上「咕嘟咕嘟」地开始喝起来,好像要一饮而尽的样子。表舅妈看着我的
样子,忍不住微笑起来。她也注意到我脖子上已经有了喉结的突起,虽然不很明显,但是已经有发育的样子了。


  表舅妈呆呆地看着我喉结一动一动的,心中不知怎麽地,竟然热了起来。她坐到床上,手正巧碰到那个玩具听
诊器,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阿庆……刚才……刚才你和小云……真的没有……」表舅妈不由主地问 .


  「没有什麽啊?我……我们……」我涨红着脸,两只手不停捏着放在我双腿之间的空杯子,好像更为紧张,两
条腿不禁微微抖动着。


  表舅妈伸出手,想从我手中接过杯子。我心虚的把手一提,她的手却不小心碰到了我的下体!表舅妈的眼睛瞄
望着我的裤子,上面竟然缓缓地高高突了起来!


  表舅妈突然觉得喉咙有点乾,不经意舔了一下嘴唇。而我看到她舔弄嘴唇的动作,脸更红了,我的心越发跳得
厉害起来,就连下面那根小宝贝也开始跳动起来……「阿庆,你……真的……没有对小云做什麽……事情吧?」表
舅妈的胸脯起伏得很厉害。


  「……」我不知她的意思。


  「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年纪……是不是……对女生很好奇?是否有时想看女生不穿衣呢?」她眼对眼望着我问道。


  「我……我……」在表舅妈凝视我的眼身下,我不敢撒谎,低下头,轻轻的点了一下!


  「那麽……你平时有没有……自慰?……就是……自己……摸自己的下面?」表舅妈知道自己的话有点过分,
喉咙乾得厉害,心中也乱了。


  「……有……」我点了点头,声音细得几乎听不见。我急得快哭出来,却又不知为何会在表舅妈面前坦诚着,
这就连妈妈也不晓得的秘密!


  「那刚才……你是要看小云的身体吗?」表舅妈进一步追问 .


  「不!没有…才不是呢!我们只玩听诊器……我们……」我提高颤抖的声音,有点儿觉得被冤枉,泪水都流下
来了!


  表舅妈见了急忙安慰着我说:「阿庆,舅妈相信你!来,别哭,男生可不能乱流泪啊!来……乖!坐到舅妈这
儿来……」我坐到表舅妈的身旁去,眼光不小心的瞄到她宽松衣服里边,竟然有两粒大木瓜,在那儿微微的摇来晃
去!果然,我身体直接有了反应,裤子立刻的挺突起来,明显隆起了一片。


  表舅妈也很显然的发觉这举动,突然觉得自己的下体开始湿热了,好像有千只万只的蚂蚁在那里攀爬着……「
阿庆,来!让……让舅妈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好不好啊?」她知道她开始在骗自己。


  「呃?……」我愣 .


  「来!站起来……刚才你帮小云检查身体,现在就让……舅妈也来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嘛!舅妈也想玩玩你这听
诊器……」她心中迫不及待地想立刻看看我这个平时熟知的少男身 .


  我出奇的听话,就站立在表舅妈的面前。


  「快,把上衣脱掉……」表舅妈竭力控制着她的冲动,可是手已经不听指挥,游移到我的裤裤上,一拉,就把
我的裤子给脱下……表舅妈颤抖的手指在我光滑的皮肤上面滑过。我白皙有点儿肥胖的身体,开始变得好烫,并感
到一阵头晕。紧绷的内裤更让我感到我的下身更加灼热起来……「来,阿庆,来躺在舅妈的床上……」表舅妈柔声
说着。


  我乖乖地睡躺在表舅妈那芳香的床上。她开始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收入了眼底,并以滑嫩的指尖轻巧的揉抚
着我细小的乳头及特有的乳晕上那突起的小点点。


  「移过来一点……来!」表舅妈一边吩咐着、一边躺在我身旁。


  我略微抬了一下臀部,表舅妈就帮我将小内裤裤也给脱了!少男的私处就完全地暴露在她的眼前,那小硬根虽
然还不是很大,可是已经隆得直挺起着……表舅妈察看了那听诊器一眼,便将它戴上,然後在我岔开的大腿中间上
下不停的按听着。


  那冷冷的听筒,刺激得我的小弟弟颤抖 .


  「来,阿庆……你也来帮舅妈检查看看!」说着便把听诊器递给了我,然後迅速地把自己的宽松衣服的钮扣给
解开,原来表舅妈浴後换上衣服是不穿戴胸罩的。脱下那身宽松衣服後,她身上仅有的,就只是一条又小又细的半
透明内裤!


  我紧张的以颤动的手,重重地将听诊器推按在表舅妈的巨大乳奶上。哇!想不到已经是三十五岁女人,胸脯居
然还如此的劲弹,比二十年华的姐姐们还要更加的坚挺。从听诊器上,表舅妈厉害的心跳声告诉了我她有多麽的兴
奋!


  「阿庆……快,把……听诊器……拿下,直接……用你的耳朵……放在这儿……听听看吧……」表舅妈深喘着
气抖擞说着,然而缓缓地瘫躺在我面前。


  当我的脸颊碰到表舅妈那硬硬的乳头时,她发了狂似的硬把我的上半身紧搂抱在怀里。我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绵
羊似,惹人怜爱,尤其是表舅妈,更是使劲的把自己丰满的乳房,贴着我的脸颊。我开始有所感觉,虽然我并没有
开口告诉她……我觉得表舅妈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当然我也没反抗,并尽情的享受这一切。


  「不,不能……他可是我亲表侄儿啊……」表舅妈突然轻喊出这个念头,她开始害怕自己的作为。


  可是内心却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整整十多年来的性压抑终於爆发了!表舅妈把左手撑在床单上,人倾斜着,
把右手伸到我的腿间,掌心在那团硬挺的小肉体上揉动起来……我的身体猛然抖动了一下!我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在
表舅妈手里发涨了更多,而且在不断变大……「舒服吗?……你自己……弄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吗?」表舅妈在
我耳边轻声地问道。」「……」我没有回答,呼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头脑里都爽得快晕死过去了,那还能说话呢!


  「来,自己摇一摇,做给舅妈看看……」表舅妈忽然有着一股非常强异的慾望,竟然要我这少男在自己的面前
自慰。


  我迟疑了一下,羞红着脸,虽然觉得很不自在,却也一边轻轻揉着小宝贝,一边把自己灼热的气息直喷到表舅
妈的美艳脸蛋上。我微微闭着眼睛,右手掌紧握着自己阴茎,前前後後的抽送着。左手时不时地抚摩着从包皮中显
露出来的粉红色龟头。


  起先是慢慢地、慢慢地,然後越来越快、越来越使力……表舅妈这时耐不住了,半跪倒在我的双腿之间。她的
湿润嘴唇立刻套上在眼前那根又圆挺、又玉润的笔直耸立阴茎!我恍惚地呆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完全忘记了道德和
伦理。


  我的阴茎没有像大人一般的黑粗,淡淡的颜色,那时也还没有长出阴毛。粉红色的龟头,随着表舅妈的吸啜套
弄,时不时地从包皮里露出头来,忽而又躲进里面!


  小男孩的下身,表舅妈也不是没见过,而这一次竟使她完全沉浸在欲望的漩涡里面。只因为……只因为……这
一根是为她所勃起的!表舅妈明显感到自己的阴核也发热勃起了,被嵌入的内裤随湿润的淫水来回摩擦着,一阵酸
麻透过了她的全身。


  表舅妈继续的情不自禁地猛含吸住那条令她砰然心动的东西。我则开始感觉到不知是痛楚、还是快感,想推开
她的头,却又时不时的握拉表舅妈的头发,把她的嘴推向自己的阴茎。


  「啊!舅妈……不,不要……不要啊……舅妈!」我口中这麽说,屁股却不停的往前推动。


  表舅妈则更亲近我的阴茎,她用力低头继续地舔啜着,好像是在吃着冰棒一样。只是她的嘴唇碰到了几下那龟
头已缩回的包皮,则又用舌尖拨弄了几下,令龟头又冒出头来看个究竟……表舅妈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她一边用
力张嘴猛吸着我的阴茎、一边含糊不清地对我说:「阿庆,你舒服吗?是不是好舒服啊!舅妈会让你更舒服的!…
…不要怕……舅妈最喜欢你了!」「不要……不要……」我的龟头被她吸得发痛,包皮都快裂开了。我似乎要哭了
出来,可是抵抗的力气又好像消失着,一点力气也没有!


  「阿庆……好宝贝……乖侄儿,别哭啊!你……想不想看女人的洞洞啊?要舅妈弄给你看一看吗?」表舅妈安
慰着我说着,一面伸出一只手把那早已湿透的内裤从身上给扒了下来,跳到床上,把那两条大腿张拨得开开的,把
阴部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


  表舅妈一把拉了我过去,用一只手又继续揉搓我的阴茎,另一只手则伸到自己腿间,用手指分开阴唇,挺起下
身把阴部推得高高的,对着我的脸说:「来,阿庆乖乖……快来……舔一舔……舅妈的甜甜蜜穴,好好吃的啊!」
我还没把头全低落着,表舅妈就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蚌肉贴在我的小嘴上!愕……怎麽有一股酸霉的腥味啊?我用小
舌尖在那儿游动了几下,再重重的吸了那里边流出的秽水……「舅妈骗人!都不好吃的,臭臭的,那味道好怪啊!」
我嘟着小嘴诉说着。可是这句话反而更加激起表舅妈勃发的性慾,身体的抖动越来越剧烈!她将阴部更贴在我的嘴
上,上下挪动着身子,阴毛在我半闭的眼睛上搔痒着,阴核时不时的贴碰在他的鼻子上。


  「来嘛!听话啊,阿庆!乖乖的,如果你好好的舔吸着舅妈的小洞,那明天我就买最新的电动游戏机给你玩。」
说着、那微张的阴唇就完全的贴靠住了我的嘴巴。


  这个突来的动作几乎让我窒息。我反视性的扭动起来,张嘴想呼吸,却正好配合了表舅妈的企图。


  「啊……啊啊啊……啊啊……」表舅妈忍不住呻吟起来,她的手加紧在我的阴茎上揉弄着!我亦乖乖地卖力舔
吸着表舅妈的蚌肉,为的是那台电动游戏机!


  我舔着、吸着、啜着,就如一只听话的小狗般!表舅妈的洞穴里流出了更多的液汁。起先认为臭腥味的秽液,
如今愈吃愈觉得可口香味,反而为它着迷,越舔越起劲,甚至还用手指拚命的挖掘着表舅妈的嫩湿洞穴,把它剥得
开开的,连内阴道都显露眼前……表舅妈此时真的疯掉了,她坐了起来,把我推压倒在床上,急迫地想「强奸」眼
前我这才十岁大的小男孩!她用两条大腿夹住我,用手引导着我的小肉棒钻入她那湿润润的滑穴里,且不停扭动着
身体,特别是她那圆美白析析的屁股!


  表舅妈就这样跪坐到我身上来,整个阴户包含着我坚挺的小硬物,身躯上上下下地压在我稍胖的身上。


  只见表舅妈两手支撑着床头板上,臀部一直不停的扭转动,嘴里发出阵阵呻吟!


  我起先被她这压倒动作给愣呆了,跟着是一股惊诧感,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但肉棒在表舅妈嫩滑穴洞里抽动
的感觉,不久便淹盖了所有的惊吓,使我从恐惧中带到极乐天堂。


  「啊哟……啊哟……舅妈……小鸟鸟在你里面好爽啊!好……好……舒服……嗯嗯嗯……用力,用力……」抽
插的快感令我爽得竟也忍不住的喊叫出来,我的小屁屁也跟着打转,配合表舅妈的摇晃动律!


  表舅妈听到我的叫喊,更狂飙的坐插着,身躯晃上移下的企图把我的阴茎给吸入到她的阴道尽头,但却没能成
功。


  她想必是我的小肉棒还没够硬挺,於是调整了姿势爬起身来,一只手按着我,另一只手握住我的阴茎,又上下
不停的套弄了几下。哇!真的稍微又硬了 5c 多……表舅妈又立刻换回原位,握起那已涨得极限的阴茎,对准自己
的阴道里面,一塞而入!究竟表舅妈的阴户已经张得很大,而我他的小玩意戳进阴道的时候,只能感觉到一些的安
慰,就好像平时使用的塞入式卫生棉条一股!


  表舅妈夹紧双腿,阴穴使力的紧缩着,屁股上下起伏,快感也慢慢开始涌来,她的嘴角终於出现了一丝满足的
笑容,而抽动的速度也亦增快了许多!


  我的表情更是千奇百怪,又像哭,又像在享受着紧缩阴道带给我的快感。表舅妈疯狂地上下起伏,由於幅度实
在太大,好几次我的阴茎滑出了她的体外。表舅妈立刻又把它抓握着,塞回到自己的阴道里。当她握住我的阴茎时,
发现那上面都是自己流出的淫水,滑滑腻腻的,竟完全没有意识到「诱奸」一个未成年的小男孩,甚至於那细小的
阴茎,竟也能令自己流泄得这麽厉害!


  表舅妈想着,也就更陶醉疯狂,在她猛摇晃自己屁股的同时,亦低下头,看着我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进进出
出闪亮着光。那是她的热衷淫水,正沾满了我的阴茎上。龟头甚至小蛋蛋都湿润润的,都是她的淫荡液体。


  在她的阴道内壁的紧夹和套弄下,我的龟头已通红的完完全全暴露在包皮外面,而表舅妈长满黑毛的阴部,就
像一张嘴巴,在咀嚼着我那根小阴茎。她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她虽知道自己的主动表情很淫荡,
但实在是控制不了,只想立刻能到达高潮!


  「阿庆,摸啊,快摸啊,你不想摸女人的大奶奶吗?」表舅妈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去揉弄自己的阴核、一边
继续扭转下身。


  「啊!痛啊!痛……」我忍不住又叫了出来!


  「哪里痛呀?乖,再忍一忍,舅妈让你舒服点啊!」她说着,一边继续用力夹紧双腿套弄。


  「啊……不要,舅妈不要……」十岁大的我又叫了起来!


  我此时究竟还是个十岁大的小男孩,被她不停的疯狂玩弄,疼痛感再度涌现,我的包皮的角膜也已经开始破裂,
正流着丝丝血迹。表舅妈此时也意识到如果一不小心,就会弄伤了我,甚至发生惨剧。


  然而,她看见我欲生欲死的样子,却更加确信我其实也在享受着这种近乎折磨的虐待欢悦感,而又加快了速度!


  她真的想看看小男孩射精是什麽样子的。表舅妈的阴核刺激过度,也整粒地坚突了起来,在我的耻骨上撞击着。
每撞击一次,她就发出一阵颤抖,直爽入骨头里。


  随着节奏的加快,颤抖不再是间断的,而是连续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大脑,使她浑身战栗起来……「哦……哦哦
哦……哦哦……」表舅妈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浪大的呻吟声!紧接着又发出一声很长的叹息:「喔唷!不行了啊,
来了!要来了……舅妈……真的不行了!……啊……啊……啊……」生平第一次和小男孩作爱,表舅妈竟达到高潮,
整个人瘫软了下来!突然,只觉得一股温热的东西从她的腿间流出,我的阴茎还含在她的阴唇中。表舅妈抬了一下
屁股,我开始收缩的小玩意慢慢从里面滑了出来,那感觉使表舅妈又感到一阵的晕眩!


  在我的阴茎滑出来的一瞬间,她忍不住又伸手去摸了一把,当手碰到我的龟头时,突然一股温暖的东西流落她
的指缝,虽然精液既稀释又不多!那小东西,正在表舅妈的手里缓慢地搏动着……「哇!原来小肉棒也会达到高潮,
还有精液咧!不过毕竟年龄还小,只能缓缓流出来……」表舅妈细声自言着,心中掠过一种无比的安慰。


  表舅妈这时用手托起身上丰满的乳房,把乳头塞进我正微张喘息的嘴唇里,我吸着、吸着,一种说不清的复杂
的情感又油然而生,不久便昏昏睡去。表舅妈的手,还是牢牢地紧握着我渐渐绵软下来的阴茎,不停地挤着,并时
不时在自己的阴核上点碰着……不知睡了多久。表舅妈赤身裸着爬下床时,也惊醒了我。已是朝阳高照了。表舅妈
异常温馨地对我笑着,不像是长辈的笑脸,反而似在跟她的新换夫婿撒娇 .她牵着我的手,把我拉起,推我到浴室
里,打开浴缸的热水。


  我有些的茫然,任由表舅妈把我搂在怀里,然後躺进浴缸中。她的手又伸进我的胯间,我一抖,疼叫了出来。


  「啊哟!好痛啊,舅妈……」我不禁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表舅妈低下头,用手指轻轻地剥开我的包皮。里面的皮都破了。她的心里一酸,轻声在我耳边慰问道:「真的
很痛吗?阿庆,都是舅妈不好,只顾自己的慾望。等你长大,舅妈再让给你玩好不好?」我当时不太明白表舅妈说
出的话。但觉得很温馨,竟冒出一句:「阿庆最爱舅妈了!人家要舅妈您……每天都像今天一样……快乐可亲!」
表舅妈听後,又渐渐的冲动起来。她张嘴又含住我的阴茎,细心的吮吸着它,用舌头绕着圈圈,舔净着我的伤口。
我直了双腿,阴茎在表舅妈嘴巴之中又膨胀起来……「舒不舒服啊?」表舅妈轻缓地吐出我的阴茎,温声地问道。


  「有点儿疼,不过好舒服啊……」我说着,小手竟移至在表舅妈的阴毛上,轻轻地碰了一下:「舅妈,等我长
大後,真的可以再跟您在一起玩吗?」「当然可以呀!不过,你得答应舅妈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啊!谁都不许说!
小云、你的妈妈、所有的人!这样等你长大後,舅妈一定给你玩个够!」她抚摸着我的小脸说道。


  「舅妈!我发誓一定会保守秘密的!我要快快的长大……不!我要明天就长大,好跟舅妈一起玩!」我天真说
着。


  「好……好!舅妈每天倍着你一起玩!就怕……就怕你不肯呢!」表舅妈笑迷迷、有点儿爱着地说 .


  我们两个在浴室中清洗一番後,表舅妈看我还一脸倦容,心中有些不忍,以体贴的口吻叫我到她房里再睡一觉,
待会午餐时再叫我起床。原本就还疲倦的我,露出天真的笑容,便躺在床上,表舅妈细心的帮他盖上被子。此时的
我,望着她这安祥的脸庞,心中犹然沁出一丝的母爱感。


  从此以後,在每一年里,表舅妈和我便至少会悄悄地「玩」上七、八回。而每过一年,我都会令她更加的疼爱
我!表舅妈现在都已经四十三岁了,我们偶尔还是会偷偷模模的翻云覆雨一番。小云一直都不知道此事。当然,表
舅妈也不知道在此的六年後,小云在我家过夜时,也和我一同「玩」了!这一些,当然都是我和她们之间的小小秘
密……


  【完】